景區復工難:開業成本高、門票減免壓力大、投資風險增加
文旅要聞 鳳凰網旅游 2020-04-03 16:40:26
  3月30日,繼電影院復業踩下“急剎車”之后,國內多地室內景區、娛樂場所近日也發布公告,再次暫停開放。此前,來自文旅部的有關信息顯示,截至3月16日,全國已有28省區市3714家A級恢復對外營業,復工率超過30%,已恢復開放景區主要為山岳型景區、開放型景區和市民公園等室外場所。
  
  湖北荊門主打賞櫻的景區錯過了主要花期,門票收入抵不上人工成本的零頭;河北部分景區尚在準備開業,春節投資的很大一部分打了水漂;陜西安康地區民營景區在門票減免大趨勢下經營壓力加大,復工不如繼續歇業劃算……各地景區景點在復工或準備復工過程中遇到了各自不同的難題。
  
  國內旅游業有序復工復產已成大勢所趨,近期,鳳凰網旅游將推出“旅業復工記”系列報道,及時跟進國內旅游企業復工復產步伐。
  
  01. 門票收入不抵人工成本零頭
  
  位于湖北省荊門市曾集鎮雷都村的櫻花部落景區開放后,客流量并不理想,營業10天,游客大概也就六七千人,不足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去年,景區在開放的一個半月左右的時間里,門票和餐飲娛樂收入大概有300萬。從目前的情形看來,今年根本就不可能達到這個數額的營收了。
  
  該景區負責人許愛思對目前這樣的情況感到憂慮,“進園賞花的人在天氣好的周末會多一些,遇上下雨天,游客就會少很多。我們這樣的景區跟其他景區還不一樣,也就是在櫻花開放的這一個多月對外營業,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關閉的。關閉期間,我們還要有工作人員對園區進行修整維護,成本也不小,做小工的工人工資一年都要150萬,這還不算種樹的和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工資。”
  
  得出這樣的結論,他是根據櫻花花期來估算的。櫻花開放主要分為早、中、晚三個時段,早櫻開放時間是在3月初的一周,那時景區關閉,沒有任何收入。占景區櫻花樹70%的中櫻盛花期在3月末的一周,這也是他們選擇這個時間段開業的原因,實際收入卻很不理想,收入大概在10萬左右。“現在就只能寄希望于晚櫻了,花期一般在清明節左右,按照往年的情況,來看晚櫻的游客大概會占總數的30%,這就要看清明節前后的具體情況了,但肯定是達不到去年那五六萬的客流量了。”
  
  據許愛思介紹,該景區于2014年開始對外營業,主打櫻花觀光旅游,走的是鄉村休閑度假的路線,可以滿足游客踏青賞花的需求。櫻花部落所在的沙洋縣曾集鎮是荊門油菜花旅游節的核心區域,從2008年開始舉辦中國·荊門油菜花旅游節,至今年已連續舉辦了12年,也連續舉辦了三屆國際半程馬拉松。
  
  景區是在經過一番準備和申報,于3月20日開始正式迎客的。在此之前,景區花了幾萬塊錢在當時媒體上做了一輪集中的宣傳推廣,“看到說景區要開放了,很多人都感到驚喜,紛紛表示要前來賞櫻。也有一部分人表示出擔憂,覺得現在要以防控疫情為首要目標,對這種出游活動心有余悸。”
  
  讓許愛思倍感壓力的除了游客量不理想,景區投資也碰到了很大的難題,本來農業項目就融資難,大量的資金投入又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周期,前十年基本是不用考慮盈利的,必須要耐得住寂寞,細致打磨每一個細節,就像養育的自己孩子一樣,考慮到櫻花部落花季短,前來游玩的人也多數會選擇在周末,為了增加客流量,延長景區營業時間,他們去年專門到杭州、無錫考察了當地景區景點的夜場經營。考察結束后,他們便開始為今年夜間賞櫻做設計,投入300萬元購買相應的設備,“本來計劃在一月份開始施工,結果疫情就來了,所有的項目都停工了,購買設備的錢也都提前付給了商家。”
  
  談到當地其他景區的狀況,許愛思說:“當地連續舉辦十幾年的油菜花節今年也不得不暫停舉辦了,很多其他景區也是處于歇業狀態。當地政府目前的工作重點還是防控疫情,一時之間還顧不上對景區景點的幫扶。”
  
  02. 開業還不如歇業更劃算
  
  與湖北相比,陜西景區復工的步伐邁得更快一些。據陜西省文旅廳消息,截至3月30日,全省已經開放景區達226家,占49%。秦嶺野生動物園、西安植物園、太白山等多個景區已開放運營。截至3月21日,寶雞市共有大水川、九龍山景區、周原景區、紅河谷景區、太白山景區等18家景區開園。漢中、安康、延安等多地多個景區開園。同時,西安等地的部分景區景點還推出了免費向游客開放的政策。
  
  “現在很多地方的5A和4A景區都開始陸續推出免費開放的政策,這對我們這些經營非國有景區的企業來說是一個不小的壓力。我們的主要收入來源就是門票銷售和相關的餐飲食宿,現在不少游客覺得那些大型著名景區都免費了,我們這種中小型景區還要收門票錢,那就不劃算了。”陜西省安康市某文旅企業的負責人鄭有平(化名)有些無奈地說。
  
  在當地,鄭有平所在的企業投資了景區運營、旅行社、旅游土特產生產加工、餐飲等項目,其中景區運營占去了整個企業日常經營的一半以上業務量。這兩年,各大國有景區開始下調門票價格,他們感覺到自身運營的景區狀況也開始出現了不小的問題,“以前,大景區的門票價格高,我們在當地就有競爭優勢,不少游客為了省下一部分門票錢,寧愿多跑一段距離,也會到我們這邊來玩兒。近些年來,自駕游開始火爆,人們出游的選擇更多了,對景區景點的需求也不像以前那么旺盛了。”
  
  現在,雖然企業已經可以在有限制的條件下重新開放景區,鄭有平還是選擇了暫時不開業,他說自己算了一筆賬,按照目前可能的客流量來說,景區開業不僅不能實現盈利反而會讓虧損變得更大,“本身客流量不會很大,一旦開始營業,景區內日常上班的人員就得大幅增加,防控疫情也要有一部分的投入,配套的餐飲設施運營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談到接下里的打算,鄭有平介紹說:“我們目前把原來的景區員工臨時轉到了其他業務上面,本來計劃投在景區新項目上的資金現在也不敢投了,感覺一旦投進去就會面臨更大的風險,與其這樣,倒不如投到食品生產上更讓人踏實一些。”
  
  從西安開始制定政策要求國有景區免門票后,其他地區的跟進措施也在醞釀。針對這一現象,業內專家表達了不同看法,旅游專家劉杰武曾就撰文指出,在國有景區免門票的潮流中,民營景區跟與不跟是個大問題。一旦追隨,可能確實能夠在免門票期內火爆,但是過了免門票期,民營景區就會因為失去客源而死亡。如果不追隨,國有景區都免門票了,本地游客可能會大部分去往國有景區,從而使得民營景區年內虧損嚴重。旅游專家曾博偉在接受新旅界采訪時也表示,任何事情都有平衡點。降門票無可厚非,但要適度,不可一味的打壓降低門票。長期來看,破局“門票依賴”需要解開地方政府和門票的利益綁定,需要對旅游資源的投資開發模式和回報機制,進行理順。
  
  鄭有平也是覺得各個景區景點可以根據自己實際情況靈活掌握門票調整區間,而非政府“一刀切”地決定。
  
  03. 景區還是不能開業
  
  與上述景區不同,作為輻射京津冀的一個區域內重要景區,秦皇島山海關一帶向來是周邊省市游客消夏避暑的一個重要目的地,大量游客會選擇在暑期期間前來參觀游玩,但是目前該景區還沒有收到可以重新開放的通知。
  
  為了在冬季,特別是春節期間吸引到更多游客,景區策劃了山海關古城年博會、冰雪嘉年華、二月二龍抬頭等年俗活動以此來吸引更多游客,從而帶動冬季旅游市場。
  
  歲末臨近,山海關年味越來越濃,古城南大街的美食攤位、東西大街的紅燈籠燈廊、夢幻組燈都已安裝完成,裝點古城。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讓這一切戛然而止,他們連夜組織攤位商戶撤場,景區對外宣布暫停開放。原本,老龍頭景區內人工造雪機營造出的冰天雪地的勝景以及雪雕滑梯、雪坡、雪地坦克、雪地自行車等項目讓景區冬季游客量由原來的每天三四百人猛增到兩千多人。可是,這些項目就因疫情關停了,經濟損失可想而知。
  
  據該工作人員介紹,雖然景區關閉了,工作人員并沒有停下腳步,在配合當地政府、街道做好疫情聯防聯控的同時,他們也在積極組織員工進行培訓,學習更多專業知識和技能,在各大社交平臺上開展“云旅游”等活動,進行景區景點的品牌宣傳,“景區里的春天氣息已經很濃了,我們就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放到了網上,希望廣大網友也能欣賞到這些美景,期待大家在景區開放后前來參觀。”
  
  考慮到疫情過后,為了更好地滿足游客消費習慣的轉變,景區方面還推出了旅游年卡產品,鼓勵大家在疫情之后到戶外走一走,享受大自然的美景。為了彌補疫情期間的損失,進一步拉動旅游市場消費,景區還計劃在旅游旺季期間打造古城夜經濟綜合體,推出夜宴、夜秀、夜嗨等夜經濟主題活動,為游客夜游山海關提供美食、演藝等消暑旅游產品。
  
  盡管山海關目前還未接到復工通知,但從河北省的一些政策發布可以看到對旅游消費的引導。4月1日,河北省文旅廳印發《河北省文化和旅游產業恢復振興指導意見》。意見提出,將鼓勵推行周末2.5天彈性休假,做精“2.5天微度假”品牌,滿足環京津周末、小長假微度假市場需求,建設游客“第二家園”。
  
  在旅游企業復工的過程中,景區復工起著核心的作用,景區不復工,游客出行就缺少了目的地。類似上述案例中提到的,不少景區在復工過程中遇到了短時內游客少,復工成本高的問題,減免門票的潮流讓民營景區倍感壓力,卻又很難在短期內獲得足夠的資金支持。景區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將刺激消費、金融資金幫扶支持的紅利適當向它們傾斜,以此提升其復工積極性,緩解現金流壓力,更有信心地進行景區建設投資。
評論(0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最新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掃一掃,關注勁旅網官方微信號

或搜索“ctcnn1”

手機掃一掃,打開勁旅網手機站

隨時掌握最新資訊

微博掃一掃,打開客戶端

第一時間分享及時旅業財經資訊給好友

十萬旅游業者的資訊選擇,每周固定推送

熱 門

登錄

關閉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