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你跟中國國家公園有個約定!
文旅要聞 中經文化產業 2020-03-11 20:40:51
  2017年9月2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要求:到2020年,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基本完成,整合設立一批國家公園,分級統一的管理體制基本建立,國家公園總體布局初步形成。2020年,無疑將成為“國家公園元年”,見證中國首批國家公園的面世。
  
  中國國家公園的發展與建設,經歷了長期的論證準備和摸索探究。2019年5月,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啟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的評估工作。
  
  全國已建成的三江源、大熊貓、東北虎豹、湖北神農架、錢江源、南山、武夷山、海南熱帶雨林、普達措和祁連山10處總面積約22萬平方公里的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將接受檢驗。
  
  01.厘清體制成“公園
  
  首先,此“公園”非彼公園。
  
  不同于公眾健身、休憩、旅玩的便民場所。國家公園,是指國家為了保護一個或多個典型生態系統的完整性,為生態旅游、科學研究和環境教育提供場所,而劃定的需要特殊保護、管理和利用的自然區域。
  
  國家公園的核心是“保護”,保護生態,保護賴以生存的環境。
  
  國家公園是我國自然保護地的最重要類型之一,屬于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中的禁止開發區域,納入全國生態保護紅線區域管控范圍,實行最嚴格的保護。
  
  除不損害生態系統的原住民生活生產設施改造和自然觀光、科研、教育、旅游外,禁止其他開發建設活動。
  
  截至2019年底,中國已有祁連山、三江源、普達措、大熊貓、海南熱帶雨林、南山、東北虎豹、神農架、錢江源、武夷山等10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面積將近22萬平方公里。其中,我國首個國家公園將于2020年在三江源地區開放。
  
  因此,2020將成為“中國國家公園元年”的刻度,見證著中國國家公園發展開啟“新紀元”。
  
  回首“中國國家公園”的建設之路,可見如今的厘清、高效并不是一蹴而就。
  
  60多年來,我國已逐步建立起數量眾多、類型豐富、功能多樣的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自然文化遺產、森林公園、地質公園等多種類型的保護地,其保護范圍基本覆蓋了我國絕大多數重要的自然生態系統和自然遺產資源。
  
  在保護生物多樣性、保存自然遺產、改善生態環境質量和維護國家生態安全等方面,保護地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但隨之而來,也有同一個自然保護區部門割裂、多頭管理、碎片化;社會公益屬性和公共管理職責不明確;土地及相關資源產權不清晰;保護管理不高效;盲目建設和過度開發現象時有發生等等問題的顯露。
  
  為防止自然保護地相關工作的努力付之東流,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的建設,從體制上摸索厘清著各方問題。
  
  02.中國國家公園的“時間線
  
  那么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是否有先行經驗可供借鑒?
  
  答案是否定的,中國國家公園的建設是實打實的“白手起家”。
  
  “我們只能按照自己的實際情況,走自己的國家公園建設道路,在試點成功的基礎上逐步推開。”自然資源部黨組成員、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張建龍此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建立國家公園體制和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是一項重大的制度創新,沒有現成的模式可供借鑒。
  
  為“探路”,群策群力,13個部門牽頭拉起“國家公園管理體制”試點的風帆。
  
  2015年5月18日,國務院批轉《發展改革委關于2015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意見》提出,在北京、吉林、黑龍江、浙江、福建、湖北、湖南、云南、青海等9個省份開展“國家公園體制試點”。
  
  發改委同中央編辦、財政部、國土部、環保部、住建部、水利部、農業部、林業局、旅游局、文物局、海洋局、法制辦等13個部門聯合印發了《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
  
  《方案》明確試點區域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世界文化自然遺產、國家森林公園、國家地質公園等禁止開發區域(以下統稱各類保護地)交叉重疊、多頭管理的碎片化問題得到基本解決;形成統一、規范、高效的管理體制和資金保障機制;自然資源資產產權歸屬更加明確;統籌保護和利用取得重要成效;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保護管理模式的目標。
  
  “實現一個保護地一塊牌子、一個管理機構,由省級政府垂直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試點并非是“國家公園”的實體,而是國家公園管理體制。在《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之外,發改委辦公廳還印發了《發改委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試點實施方案大綱》和《發改委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2015年工作要點》輔以配套。
  
  這便是中國“國家公園”建設的“開山之作”,實際的提出了“國家公園治理”的命題。
  
  而中國國家公園的實質創新之路始于另一份政策的印發。
  
  2017年9月2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方案》)要求:
  
  建成統一規范高效的中國特色國家公園體制,交叉重疊、多頭管理的碎片化問題得到有效解決,國家重要自然生態系統原真性、完整性得到有效保護,形成自然生態系統保護的新體制新模式,促進生態環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保障國家生態安全,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到2020年,建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基本完成,整合設立一批國家公園,分級統一的管理體制基本建立,國家公園總體布局初步形成。
  
  到2030年,國家公園體制更加健全,分級統一的管理體制更加完善,保護管理效能明顯提高。
  
  規范、高效、特色……《方案》奠定了“2020中國國家公園元年”的大局之勢。
  
  時間轉眼逼近成果之期,深入建設政策的應時出臺,為中國國家公園的未來發展標好了“時間線”。
  
  作為國家生態治理戰略,國家公園的建設將以2020、2025和2035年3個時間節點逐步推進。
  
  2019年6月2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
  
  到2020年,提出國家公園及各類自然保護地總體布局和發展規劃,完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設立一批國家公園,完成自然保護地勘界立標并與生態保護紅線銜接,制定自然保護地內建設項目負面清單,構建統一的自然保護地分類分級管理體制。
  
  到2025年,健全國家公園體制,完成自然保護地整合歸并優化,完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法律法規、管理和監督制度,提升自然生態空間承載力,初步建成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
  
  到2035年,顯著提高自然保護地管理效能和生態產品供給能力,自然保護地規模和管理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全面建成中國特色自然保護地體系,自然保護地占陸域國土面積18%以上。
  
  不難看出,政策中字節頻現的“2020”,成為了中國國家公園發展“時間線”上萬眾期待的“關鍵點”。
  
  03. 2020自然保護地體系“發力
  
  《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指導意見》對包含自然保護地在內的自然保護地體系進行了明確界定:“自然保護地是由各級政府依法劃定或確認,對重要的自然生態系統、自然遺跡、自然景觀及其所承載的自然資源、生態功能和文化價值實施長期保護的陸域或海域。”
  
  依據自然保護地體系發展戰略,2020年開始,各地將結合自身實際,制定相應實施方案。
  
  2020年2月20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印發《貫徹落實〈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指導意見〉的若干措施》。在2020年,河北省將編制完成全省自然保護地整合歸并優化方案;到2025年,完成自然保護地整合歸并優化,完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地方性法規、管理和監督制度,提升自然生態空間承載力,初步建成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到2035年,自然保護地將占河北省陸域國土面積7.43%以上。
  
  黑龍江省也制定了《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總體實施方案》。除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外,2020年,黑龍江省還要完成各類自然保護地總體布局和發展規劃,完成自然保護地勘界立標與生態保護紅線銜接,制定自然保護地內建設項目負面清單,構建統一的自然保護地分類分級管理體制。到2025年,初步建成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黑龍江省自然保護地體系。到2035年,自然保護地占黑龍江省國土面積不低于18%。
  
  海南省將在2020年全面提速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的建設,積極爭取《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總體規劃(2019-2025年)》獲批通過,盡快完成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生態保護、交通等專項規劃;并按程序出臺《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條例》和《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特許經營管理辦法》,逐步建立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法律法規體系。
  
  福建省林業局、省發改委、省自然資源廳聯合印發《武夷山國家公園總體規劃及專項規劃(2017—2025年)》,規劃包含資源保護、保護修復、科研監測、科普教育、游憩展示、社區發展、管理體制機制創新等7個方面。明確到2020年,完成武夷山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各項改革任務,設立武夷山國家公園。
評論(0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最新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掃一掃,關注勁旅網官方微信號

或搜索“ctcnn1”

手機掃一掃,打開勁旅網手機站

隨時掌握最新資訊

微博掃一掃,打開客戶端

第一時間分享及時旅業財經資訊給好友

十萬旅游業者的資訊選擇,每周固定推送

熱 門

登錄

關閉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