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安:五A路程
熱點人物 中國旅游協會休閑度假分會 2019-09-17 11:41:05

  近日去西安,參加歐亞經濟論壇絲綢之路旅游黃金走廊研討,之后專門向陜西文旅廳提出,去一趟金絲峽,全國259個五A景區,這是最后一個空白。9月11日,細雨蒙蒙,金絲峽中感生態,白龍湖畔品山茶,蘭花蘭草知自然。畫上了一個句號,也可能創了一個記錄,因為沒有求證過,全國走遍五A景區的究竟有沒有,若是沒有,俺就是第一個,甚至唯一一個,很可以驕傲一下。原來沒把這個事當個事,只是日常跑得多,看到259家的名單之后,出于好玩,看一看,還有7家沒去,之后上了點心,這一年多陸陸續續也就走遍了。

  回想一下,今年恰好是A級景區標準20周年,也是一段起伏曲折的路程。1999年9月,我從國家旅游局政策法規司司長調任規劃發展與財務司司長,如何開拓工作局面,積多年旅游標準化工作的經驗,應當從標準入手。當時景區管理是九龍治水,國務院一堆相關部門,各管各的,這些部門有實權,有基礎,但九龍治水水更大。而旅游部門沒有任何法定權力,涉及旅游,卻要承擔責任。

  由此想起制定一個旅游景區的標準,形成工作抓手,旅游的進入只能從服務和質量切入。思路既定,開始組織班子,起草標準,我主持全程。

  這個標準很難,和以前制定飯店標準等等完全不同,一是涉及面廣,二是分類困難,三是知識要求多,既涉及自然又涉及文史,如果只靠專家,專家內部就會打起來。

  所以起草標準是以自己為主,咨詢專家,涉及專業努力不說外行話。至于服務質量的要求,我們自己就是專家,從客人需要出發,從市場需要分類,從景區自身發展分等定級。

  繞過學術爭議,繞過部門糾紛,切入點找準了,摳細節,一點一點想,一個詞一個詞找,吃不準的概念請教專家。之后是論證,修改,報批,國家標準化委員會也很給力,張靈光司長大力支持,明明知道會有爭議,還是盡快審批發布。

  制標固然不易,實施起來更難。第一是部門阻擋,標準發布之后,建設部、文物局、環保局、林業局四個部門發文,要求他們所管的景區不得采用這個標準。我只好“分化瓦解”,先找環保和林業,這個事和你們關系不大,何必摻和。

  其他兩個部門則做不通,但是我相信,地方政府會接受甚至歡迎。第二個難點,是怕領導瞎指揮,所以此次制定標準,最高等級是四A。領導曾經問過三次,為什么沒有五A?回答是技術上復雜,達不到。

  但是領導大力支持,全國114個景區申報,全局動員,組織了14個評定組,分赴全國。之前在局里辦培訓班,我提出的要求是可以提出整改意見,但是原則上都通過,就是要認認真真走過場,目的是使行業和地方了解標準,也了解國家旅游局的初衷,促進地方發展,促進景區提升。當時已是冬天,冰天雪地,我帶一個評定組在河北,便于居間協調。

  當時,西藏旅游局來電話,他們申報了3家,都是文化景區,區文物部門提出上面有文件,不能參與。

  我答復三條,一國家旅游局推行此項工作,不是爭權,是促進發展。二明年1月11日,在北京發牌,副總理出面,不希望西藏是空白。三評定組現在在成都,如果同意,明天進藏,否則回京。

  他們直接請示自治區主席,主席答復,也是三條,一感謝國家旅游局支持西藏發展,二報3家不夠,要報6家,三歡迎評定組進藏。大家辛辛苦苦跑了一番,2001年1月11日,在北京國際飯店開大會,很多大和尚、道士都來參加,錢副總理親自發牌。標準一炮打響,時間長了,景區感到了標準的作用,其他部門的阻力也沒有了。

  2003年,基礎奠定,條件成熟,標準修訂,正式形成了五A,開始又一輪推進,形成高潮,五A也形成了旅游市場上的金字招牌。我也離開機關,開始學者生涯。之后,也參與過景觀專家評定等工作,但是把定一個原則,絕不參與景區上五A的咨詢等具體業務,更不做生意,即便如此,也難免有是非,但求無愧我心而已。

  二十年過去了,一個事情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是一代一代的接力,景區標準有升有降,有進有出,保持了權威性,殊為不易。大家仍然看好這個標準,更是難得。即使在國際上比較,也處于領先位置。259家走下來,感受其生命力,路程漫漫,希望能夠適時修訂,保持活力。

  魏小安

  2019年9月16日

評論(0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最新評論

暫無評論

微信掃一掃,關注勁旅網官方微信號

或搜索“ctcnn1”

手機掃一掃,打開勁旅網手機站

隨時掌握最新資訊

微博掃一掃,打開客戶端

第一時間分享及時旅業財經資訊給好友

十萬旅游業者的資訊選擇,每周固定推送

熱 門

登錄

關閉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